在巴以两端:冲突爆发一个月后的两个世界
发布日期:2023-12-05 12:27    点击次数:124

  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一个月后,除了每晚几乎定点响起的火箭弹防空警报声,徐超杰的生活基本恢复了正常。徐超杰是一名中企外派员工,他来到以色列已有四年,目前在距离特拉维夫大约12公里的佩塔提克瓦工作。

  “10月7日新一轮冲突爆发后,我们开始居家办公。但从11月1日开始,我们又开始每天上下班通勤了。”11月8日,徐超杰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经历了最开始一段时期的紧张忧虑之后,他和身边人的生活基本回到了冲突爆发前的轨道。

  在冲突的另一端,加沙地带的人道主义危机仍在进一步加剧。当地时间11月12日晚,半岛电视台、阿拉比亚电视台援引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媒体办公室消息报道,本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加沙地带已有11180人死亡,其中包括4600多名儿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此前表示,加沙面临的“不仅仅是一场人道主义危机,还是一场人性的危机”。

  与此同时,以色列正在不断加大针对加沙地带的地面行动,以彻底消灭哈马斯。这并非易事。有专家指出,哈马斯深厚的地道战根基、国际社会的停火呼吁以及尚无明显进展的人质问题,都将对以色列的军事行动形成掣肘。也因此,这场冲突短期内或无法停歇。但冲突总需平息,届时巴以该走向何方,仍然是一个待解的难题。

  特拉维夫的警报声

  时间退回到一个多月以前。10月7日当天是个周六,徐超杰一早就和朋友外出,准备去附近的一个城市旅游。大概八九点钟,他突然收到了公司发布的消息,通知以色列遭遇火箭弹袭击,要求所有员工不要外出。徐超杰和朋友立马返回家中,此后除必要情况基本没有再出过门。

  当地时间10月7日早晨6点半左右,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从加沙地带向以色列发射了数千枚火箭弹,部分武装人员突破隔离墙进入以色列,并带走了数百名人质。随后,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发起了多轮空袭,总理内塔尼亚胡宣布该国进入“战争状态”。

  在以色列四年多的时间内,徐超杰经历了数次大大小小的巴以冲突,但他没想到,这次冲突规模会如此之大,也没预料到时间会持续这么久。“冲突爆发后,身边很多中国人以及其他国家的人都回国了。我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暂时不能离开,家人一度非常担忧。”徐超杰对新京报记者说。

  哈马斯对以色列的袭击相当突然,这也导致以色列在冲突初期遭遇了严重的人员伤亡。据以色列卫生部公布的数据,本轮冲突已导致以方1200多人死亡。以色列军方在冲突爆发初期曾承认,以色列遭遇了重大情报失败。这也使得内塔尼亚胡面临巨大的国内压力,舆论认为他应该为此次情报失败负责。

当地时间2023年11月11日,巴以冲突持续,加沙地带浓烟滚滚。图/IC photo当地时间2023年11月11日,巴以冲突持续,加沙地带浓烟滚滚。图/IC photo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所所长牛新春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此轮巴以冲突没有明显的导火索、以色列没有任何事先准备、哈马斯则展现出强大实力,这些都使得此次冲突备受瞩目。“尤为值得关注的是,这一轮巴以冲突伤亡惨重,大概是20年来死伤最严重的一次。”牛新春说。

  但一个月后,大部分以色列民众的生活开始恢复正常。在徐超杰看来,除了最开始大家都比较惊惶外,现在大部分人的生活都已回归正轨。目前,佩塔提克瓦的秩序基本已经恢复,企业恢复通勤,学生也已复课。

  “唯一还明确昭示着冲突并未结束的,是几乎每晚都会响起的防空警报声。”徐超杰说,哈马斯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向以色列方向发射火箭弹,大部分都被拦截,但也偶有引发爆炸的。“这个时候,我们就会躲进安全屋中,等待警报解除。”此外,他了解到,很多以色列人仍然关注被哈马斯带走的人质情况。

  过去一个月来,徐超杰只经历过一次紧急情况。那是在10月中下旬的一天,因为需要紧急处理一些工作事宜,他开车出门,走到半道突然响起了防空警报,这意味着附近遭受了火箭弹袭击。他赶紧下车趴在地面上,直到几分钟后才上车离开。

  身处特拉维夫的中企外派员工康文浩(化名)也有同感。他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特拉维夫基本每天晚上都会响起火箭弹袭击的警报声,但当地人都逐渐习以为常,目前工作、生活状态已开始恢复正常。据他介绍,特拉维夫当地很多建筑项目在冲突爆发后停工了一周左右,之后就复工了。“只有靠近加沙地带的项目停工时间比较长,那边的局势比较令人担忧,但预计项目很快也会恢复。”

  康文浩在以色列工作已有5年,此前也经历过巴以冲突爆发的情况,但据他观察,除了冲突核心地区,其他地区的民众也都是很快就恢复正常工作生活。“这一次冲突虽说更加激烈、持续时间更长,但在以色列这边,目前硝烟似乎在逐渐散去。”

  但丧生的1200多人以及被哈马斯带走的人质仍牵动着许多以色列人的心。据《以色列时报》报道,当地时间11月7日晚,许多人聚集在以色列议会外,纪念在冲突中丧生的以色列人。部分遇难者家属称内塔尼亚胡应该下台,还有人呼吁政府采取行动解救人质,同时尽快结束这场战争。

  徒步南撤的加沙居民

  距离特拉维夫大约70公里的加沙城内,阿米拉·萨卡尼抱着年幼的孩子开启了徒步南逃的旅程。当地时间11月8日,她对法新社表示,她在看到以色列空投的传单后逃离了加沙城,“我们的生活就是一场悲剧。我们不想要战争。我们想要和平。”

  加沙地带是位于以色列、埃及和地中海之间的一个狭长地区,面积大约为365平方公里。这个地区内生活着大约230万人,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区之一。

  虽然已在以色列待了几年,徐超杰还从未真正进入过国际社会认可的巴勒斯坦领土。靠得最近的一次,是他去往以色列和加沙地带的一个边境小城。在那里,可以看到高高的隔离墙将加沙和以色列区隔开来。

  自2007年起,这个地区就由哈马斯掌控。但该地区面临着长期封锁,以色列控制着加沙地带的空域和海岸线,可以限制进入该地区的人和货物。同样,埃及也控制着其与加沙地带的边境。

  此轮冲突爆发后,以色列于当地时间10月8日决定停止向加沙地带供应电力、燃料和物资。10月9日,以色列国防军下令“全面封锁”加沙地带。10月13日,以色列国防军要求加沙地带北部所有居民撤离至南部地区,理由是“保护他们的安全”。

  10月17日,巴勒斯坦加沙地带卫生部门发布消息称,以色列军方当天空袭加沙城一所医院,导致大约500人死亡。内塔尼亚胡否认以军实施空袭,指称是巴勒斯坦武装组织制造了此次袭击。

  11月1日、2日,以军在不到24小时内两次对加沙地带北部的杰巴利耶难民营实施空袭,引发国际社会强烈谴责。哈马斯方面称,两次袭击造成至少195人死亡、770余人受伤,另有120人下落不明。

  在以色列猛烈的轰炸之下,加沙北部地区民众不得不南撤。据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OCHA)统计,在11月5日长达四个小时的撤离窗口中,大约有不到2000人通过以色列国防军开辟的疏散走廊萨拉赫丁公路南撤。11月6日,这一人数上升至5000人,7日则上升至15000人。

  逃离的民众带着非常少量的物品,携家带口徒步向南走去,希望抵达一个安全程度更高的地方。他们或举着白色旗帜,或高举双手,间或还有以色列的坦克在旁跟随。据美联社报道,自战争爆发以来,加沙地带超过70%的人口已经离开自己的家。

  阿米尔·加尔班推着一位坐在轮椅上的年长亲戚一起逃离。他对法新社说,过去三天里,他们两个人每天都只靠一块面包过活。“大多数人已经离开了自己的家园,因为加沙已经完全被围困。我们没有水,没有电,也没有面粉。”

  但很多人并不知道前路在哪里。纳西姆·达达对英国广播公司(BBC)表示,“我们正按照他们的指示向南走,但我们并不知道要去哪里。去联合国安排的学校?睡在大街上?去别人家里借宿?没有人知道。”

  当地时间11月2日,在加沙地带中部的布赖杰难民营,人们在以色列空袭后展开营救工作。巴勒斯坦官方通讯社“瓦法”11月2日报道说,此次空袭造成至少15人死亡。 新华社发

  加沙城内的地道战

  “我们为这场战争设定了两个目标:通过摧毁哈马斯的军事力量和统治能力彻底消灭哈马斯,以及尽一切努力带我们的人质回家。”10月28日晚,随着以色列扩大地面行动,总理内塔尼亚胡如此说道。

  10月7日突然遇袭造成大量人员伤亡之后,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开展了猛烈的报复性轰炸。与此同时,以军一直在为扩大地面军事行动做准备。

  当地时间10月9日,以军宣布征召30万预备役军人。有报道称,这是以色列历史上最快速、最大规模的一次军事征召行动。10月14日,以军称准备实施大范围作战计划,包括发起陆海空联合军事打击行动,为下一阶段以“重大地面行动”为重点的军事行动加强战备。

  10月28日,内塔尼亚胡宣布,针对哈马斯的“第二阶段战争”已开始。大约一周后的11月5日晚,以军发言人哈加里称,以军已全面包围加沙城,并将加沙地带“一分为二”。11月7日,以军进入加沙城中心地带,并对多个哈马斯目标进行打击。

  “到目前为止,巴以冲突双方还没有爆发真正的大规模地面战斗,但可以预见的是,接下来的冲突必然会更加激烈。”牛新春近日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哈马斯的主要力量可能还在加沙城内,也可能到了加沙南部,未来如果双方正面交锋,不管是战争规模还是烈度肯定会进一步增加。

  目前,加沙城内的战斗已经打响。以色列国防部长加兰特11月7日表示,以军地面部队与海陆空三军协同作战,从南部和北部攻入加沙城中心,并正加强对加沙城周边地区的封锁。以国防军南方司令部司令亚龙·芬克尔曼表示,这是以军“十年来首次”在加沙城中心开展作战行动。

  哈马斯下属武装派别卡桑旅发言人11月7日晚则表示,在过去的24小时里,卡桑旅摧毁或击损了位于加沙地带北部的沙提营地郊区和拜特哈嫩地区的15辆以色列军车,并用数十枚迫击炮弹袭击了位于加沙城西北和城南的以军部队。

  11月8日,卡桑旅发布了一则视频,显示其与以军在加沙城内发生了激烈的巷战。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哈马斯武装利用地下隧道对以军进行了猛烈的伏击反抗。

  在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余国庆看来,以色列想要彻底消灭哈马斯,是一个非常难实现的目标。他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加沙是一个非常适合进行地道战的区域,哈马斯在当地有庞大的地道网络,以色列想要彻底消灭隐藏在地道内的哈马斯武装人员非常困难。

  据路透社报道,以军目前正在使用爆炸装置摧毁哈马斯在加沙地下绵延数百公里的隧道网络。以色列军方表示,迄今为止已经摧毁了130个隧道竖井。其还指责哈马斯利用平民作为盾牌,在居民区隐藏武器和军事行动中心。

  当地时间10月30日,以军地面部队在加沙地带内部进行军事行动。新华社发

  另一个会对后续战事发展造成影响的是人质问题。余国庆表示,“人质实际上是哈马斯手里最有价值的一张牌,哈马斯肯定会充分利用这张牌的价值来和以色列方面做交易。”冲突爆发初期,哈马斯带走了至少240名人质。哈马斯此前曾明确提出,停火需要和释放人质谈判联系起来,此外以色列方面需释放关押的所有巴勒斯坦人。

  国际社会对以色列的压力也在逐渐加大。牛新春指出,随着加沙地带人道主义灾难加剧,国际社会要求停火的呼声越来越强烈,以色列和美国则越来越陷入孤立。此前,在10月27日举行的联合国紧急特别会议上,120个国家投票支持立即实施人道主义休战的决议,只有美国、以色列等14个国家投票反对。

  此外,过去两周,多个拉美国家从以色列召回大使或与以色列断交,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的关系也再陷紧张。据新华社报道,在中东地区,沙特已暂停由美国推动的沙以关系正常化谈判;约旦、土耳其宣布从以色列召回大使;巴林宣布召回驻以大使并停止与以色列的经济关系。

  面对国际社会强烈的停火呼吁,以色列方面多次强调,哈马斯应首先释放所有被扣押人员,然后才会同意全面停火。哈马斯方面则称,如果加沙地带持续遭袭,将不会释放扣押人员,也不会停止战斗。

  也因此,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军事行动短期内可能不会结束。以色列战时内阁成员之一、反对党国家团结党领导人本尼·甘茨11月8日表示,对于这场战争会持续多久“没有限制”。

  巴以冲突未来何解

  巴以冲突无疑是全球最难解的冲突之一。而在多位中东专家看来,这场冲突的根源就在于,巴勒斯坦迟迟无法建国。

  1993年,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主席阿拉法特和以色列签署了《奥斯陆协议》,这是巴以双方首脑首次直接会谈后达成的协议,就实现巴以初步和平取得了实质性的重大突破。该协议规定,双方将在五年内实现巴勒斯坦人民的合法权利,并在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建立一个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由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领导。

  此后,巴以双方开展了多轮和谈,但都由于双方在耶路撒冷、难民、边界等问题上存在根本分歧而以失败告终。2014年4月和谈彻底破裂,以色列增加了在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定居点。紧随其后的是不断加剧的巴以双方冲突,2014年、2018年、2021年、2022年双方都曾发生大规模冲突。

  实际上,国际社会曾提出过解决方案,那就是建立以1967年边界(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东耶路撒冷)为基础、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享有完全主权的独立的巴勒斯坦国,这被认为是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根本出路。

  然而,近十年来,外界认为两国方案基本已经“死亡”。民调数据似乎也佐证了这一点。就在冲突爆发前不久,皮尤研究中心于9月份在以色列举行了一次民意调查,结果显示仅有35%的人相信“可以找到一个方案让以色列和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和平共存”。比起十年前,这一数字下降了15个百分点。

  在巴勒斯坦也是如此。盖洛普在约旦河西岸、加沙地带、东耶路撒冷的调查显示,仅有24%的巴勒斯坦人支持两国方案,比2012年的59%下降了35个百分点。年轻的巴勒斯坦人尤其不相信两国方案会是解决巴以冲突的方案。

  在美国圣母大学克罗克国际和平研究所宗教、冲突与和平研究教授阿塔莉亚·奥梅尔(Atalia Omer)看来,以色列宣称此次军事行动的目标是消灭哈马斯,但这是不现实的,因为“哈马斯”是一场解放运动,即使以色列摧毁了这个哈马斯,也会有另一个哈马斯出现。

  奥梅尔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以色列所谓的消灭哈马斯,其实是对加沙进行重新占领(reoccupation)的掩护——虽然从技术上来讲,以色列对加沙的占领/围困已经持续了16年。”

  内塔尼亚胡11月6日的表态似乎验证了这一点。他当天表示,结束与哈马斯的战事后,以色列将无限期“全面负责”加沙地带安全。甘茨11月8日也表示,以色列对于哈马斯被摧毁后的加沙地带尚无明确愿景,但以色列战后会在当地保留“安全存在”。

  这一表态引发外界警惕。美国方面也对此表示反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美国白宫方面8日强调,美方不认为以色列应该“重新占领加沙地带”。白宫一高级助手称,以色列的战后计划不是“持续占领”。

  事实上,多方认为,对于巴以冲突的未来,解决之道仍然在两国方案。余国庆称,随着加沙人道主义危机进一步加剧,以色列面临的国际社会压力也会更大,此外考虑到以色列对军事冲突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预计这场冲突也不会持续时间过长。在他看来,此次冲突可能会成为一个催化剂,促使国际社会重新审视巴勒斯坦建国问题。“未来要从根本上解决巴以冲突,还是要推动落实‘两国方案’。”

  联合国大会10月27日召开的第十次紧急特别会议通过了一项涉巴以冲突的决议,其中指出,“两国方案”是解决巴以问题的唯一出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11月8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本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中方一直坚定致力于缓和局势、推动停火止战,中方呼吁尽快召开更具权威性的国际和会,就重启和落实“两国方案”达成新的共识。

  但落实“两国方案”仍阻碍重重。目前,加沙的战事仍在加剧,持久的和平仍遥遥无期。徐超杰感叹说,“虽然在以色列这边生活基本恢复了正常,但每天都能看到加沙地带仍遭遇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我想,所有人都希望,战事平息,和平尽快到来。”

  新京报记者 谢莲

  编辑 张磊 校对 刘军 杨许丽

举报/反馈

]article_adlist--> 现在送您60元福利红包,直接提现不套路~~~快来参与活动吧!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桐





Powered by 正规股票配资开户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